主页 >> 文化小知识
文化小知识
 困惑、荒诞的历史审美
    困惑、荒诞的历史审美——看上海昆剧团《邯郸梦》所想到的

    陈国华    摘自《上海戏剧》2007

    最近看了上海昆剧团演的《邯郸梦》,可以说是在剧本的处理上、导演的构思上、舞台灯光与布景的设置上,尤其是演员的表演上,都达到了相当完美的程度。

    在审美的层次上,《邯郸梦》是中国明代的戏剧大师汤显祖(他比莎士比亚早生14年,二人同年逝世)的名作之一,也是中国戏曲史上优秀剧作之一。上海昆剧团演出本在保留原汁原味的方法上是极富智慧的,既不随意轩轾大师的文化遗产,保留了大师名作的原始风范;又使今天的观众得以走近历史经典,这是上海昆剧团《邯郸梦》演出成功的基础。上海昆剧团《邯郸梦》所取得的成绩,与导演及一班舞台 设计的工作分不开,无论是空间调度还是背景和空灵、多味的灯光展现,以及它们所共同氤氲而成的舞台氛围,都为把观念引领入汤剧的原初意境做出了有力烘托,从而使舞台意蕴显得鲜明。当然,这台演出最抓人心的还是几位演员的舞台风采,他们载歌载舞,演活了自已的人物。坐在逸夫剧场里,从历史到艺术,从认知到审美,观众不仅轻松地跨越,而且被引入一个醇浓的美学境界,深入到一个洞显历史幽微的境界,如享珍馐。历史的真实面目的严酷与戏曲舞台的和美风格构成交角,尽管此剧中凝聚着较深刻的历史意识,观众仍能感受到昆曲的温润美。整个演出浑然一体,完整和谐。

    在认知的层次上,上海昆剧团《邯郸梦》的演出,不仅仅具有表层的娱乐文化的审美价值,而且还有着绍续历史与文化的内在价值。《邯郸梦》展示了对历史因果的深刻思索,所透示的内蕴信息是复杂的。此剧演出了汤显祖对晚明政治腐败和社会黑暗的强烈愤慨,更多地体现了他对社会的思考。正是晚明变动骚乱的社会所产生的以生活为梦魇的困惑心理和荒诞意识,促使汤显祖用超现实的荒诞形式来反映现实社会,表露现实感受。《邯郸梦》戏曲写吕洞宾在邯郸赵州桥北的一个小饭店里度脱卢生,让他高枕磁枕,沉睡入梦。梦中,卢生遍历了结婚、应试、治河、征西、蒙冤、贬谪、拜相、封公、病亡等一辈子宦海风波,五十年人我是非,一梦醒来,馔中黄梁尚未煮熟。汤显祖只是借助于梦境的外壳,来表达他对现实图景、人生状况和人性特征的独特感受和理解,这才是其荒诞意识的深层意蕴所在。《邯郸梦》之所以在晚明历久不衰地演出,其深潜原因,就是因为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从《邯郸梦》中观照到荒诞的社会现实,感受到虚无的人生意义。才因此此剧虽然采取了非常特殊的艺术形态,甚至描写的是非现实的奇特境界,但是在其近似荒诞的外表下,依然能折射出现实社会。汤显祖的传奇《邯郸梦》毕竟离开当代观众远去了,但上海昆剧团的《邯郸梦》却带着鲜活,印在观众的眼帘和脑海里,久久不散。

    祝愿上海昆剧团的《邯郸梦》具有强大的舞台生命力。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上海市文化艺术档案馆 沪ICP备 07030830号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2079号